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candy ^(00)^ | 11th Dec 2010 | 一般 | (23 Reads)
《刑警》亦如《義海》一樣落幕了,個人挺喜愛《刑警》的大結局,但總覺錯了播映時機,就以往曾發生過的情況一樣,兩個只能活一個……
  《義海》是電視觀眾喜愛的大時代題材,觀眾喜歡投入去經歷劉醒與九姑娘的故事,感受簡單而直接,一般家庭觀眾的至愛,包括我也想去經歷這大時化的一切,而投入觀看呢!
  而《刑警》卻截然不同,吸引我的並不是故事,反而是演員與演員之間的互動導演在處理整體上的心思,不同的導演處理,不同的感覺,所以我較喜歡大結局。
  從燈光、用鏡頭捕捉劇中人心理的眼神、營造氣氛等令整個戲可如電影般去看,去除了不少所謂的電視味道。因此普羅大眾不一定跟得上步伐,亦不一定能看出戲中的細緻。
  還有演員的演出值得讚賞,三哥與華哥有說不出的默契,三哥與萱萱亦如是,演員與演員的信任令戲好看。其實魔警一角掌握不好很易過火,但我挺喜歡華哥的演出呢!其實無論幕前演員或是幕後製作,只要是用心去付出的,總希望得到觀眾的認同與讚賞,因此也要給《刑警》一個「讚」啊!

candy ^(00)^ | 12th Jul 2010 | 一般 | (56 Reads)


還沒有決定今年的動漫節會否cosplay,但忽然有股衝動想連去兩天動漫節cosplay拍照。看看我能否有充足的準備才作決定吧!

"沒有伴隨着痛楚的教訓是毫無意義的,因為人若不犧牲甚麼,是甚麼也無法得到。但當忍受過這種痛楚,將其克服的時候,人就會得到不輸給任何事的鋼鐵般堅靭的心."~钢之炼金术师FA


candy ^(00)^ | 16th May 2010 | 一般 | (38 Reads)

開了朱婉儀 的微博, 歡迎光臨! 請<關注>我 la 朋友! ^^P
但是不太知道是什麼一回事, 微博學習中..........

http://t.sina.com.cn/chuyuenyee



candy ^(00)^ | 20th Mar 2010 | 一般 | (29 Reads)

謝謝你們
  一直也想謝謝你們,因為你們為我建立了美麗的回憶,至今仍忘不了。雖然有的悄然離去,有的仍聯繫着,但偶然想起曾給你們寵壞了,總偷偷的一笑,原來自己得到了很多女孩所夢想得到的東西。
  其實從來都知道你們的好,可是人生就是這樣,緣份是神奇的,不是一對的人總會匆匆而過,讓你再有機會找個合適的留在你身邊……我想你們也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吧!祝福你!
  
~多謝你為我購買了一藍子石頭讓我細心挑選。
~多謝你為我拾回手袋,讓我一整個旅程也穿上你的風衣,結果我的病好了,而你生病了。
~多謝你在我胃痛時,整夜在醫院守候着我。
~多謝你在情人節後所送的一支美麗玫瑰。
~多謝你在我失敗時說上笨拙的安慰說話。
~多謝你送我一個「太陽」,因為那是偷來的「太陽」。
~多謝你在下雨時專誠帶兩傘給在大會堂看話劇的我,可惜被你看到我把你送我的花借花敬佛相贈他人:P
~多謝你送我一杯咖啡,雖然我們之前素未謀面。
~多謝你每天也到超級市場向我買果汁。
~多謝你在我累時為我按摩。
~多謝你讓我像小貓一樣向你撒嬌。
~多謝你送我的小木偶音樂盒與大花束。
~多謝你在深夜裏為我送上美味夜宵。
~多謝你讓我抱着你哭。
~多謝你在我野蠻時仍靜候在我身邊,讓我發洩不滿。

  還有數不清的多謝,多謝你們讓我有多姿多采的人生。


candy ^(00)^ | 19th Feb 2010 | 一般 | (79 Reads)

這 是 <壹蘋果>的文章 ~ share with you!


這 是 一 個 香 燭 比 人 氣 鼎 盛 的 喪 禮 。
回 歸 夜 , 維 港 煙 花 璀 璨 , 這 裡 連 哀 哭 都 沒 有 。
靈 堂 得 一 張 遺 照 , 和 一 個 他 。
一 鞠 躬 , 二 鞠 躬 , 三 鞠 躬 和 家 屬 謝 禮 , 都 由 同 一 人 飾 演 。
從 領 屍 , 到 守 夜 , 到 出 殯 , 都 只 靠 一 個 人 張 羅 。
九 時 , 到 伊 利 沙 伯 醫 院 拿 死 亡 報 告 。
十 時 , 到 鑽 石 山 殯 儀 館 揀 棺 木 。 十 一 時 , 到 灣 仔 胡 忠 辦 死 亡 證 。 十 二 時 , 趕 在 職 員 午 飯 前 , 回 鑽 石 山 安 排 火 葬 事 宜 。
六 十 歲 的 蔡 照 榮 是 義 工 , 專 幫 獨 居 長 者 辦 理 身 後 事 。
沒 有 他 , 政 府 將 屍 體 埋 在 泥 土 , 配 給 一 個 號 碼 , 死 者 從 此 沒 名 沒 姓 。
有 了 蔡 照 榮 , 就 有 人 守 夜 、 燒 祭 品 , 和 有 個 刻 上 死 者 姓 名 的 骨 灰 龕 。
出 殯 後 也 有 解 穢 酒 , 儘 管 只 在 大 快 活 。
「 食 七 」 , 是 一 份 三 文 治 切 開 七 件 。 甜 品 , 是 一 杯 奶 茶 加 代 糖 , 因 為 要 遷 就 得 了 糖 尿 病 的 「 後 人 」 — — 蔡 照 榮 。
十 年 前 , 我 們 訪 問 過 一 個 專 幫 精 神 病 人 收 屍 的 阿 周 , 今 日 , 人 口 老 化 , 有 他 這 個 專 幫 無 依 無 靠 長 者 收 屍 的 阿 榮 。
「 這 群 獨 居 長 者 , 生 前 被 遺 忘 , 我 不 忍 心 他 們 死 後 , 連 名 字 都 被 取 消 。 」
左 手 持 骨 灰 , 右 手 拿 陪 葬 品 , 趕 赴 歌 連 臣 閣 為 另 一 長 者 入 龕 為 安 的 蔡 照 榮 說 。
七 ‧ 一 , 人 人 慶 回 歸 , 他 守 夜 , 還 不 忘 叮 囑 善 心 人 捐 錢 。 他 說 是 日 吉 儀 用 的 糖 果 , 都 是 他 自 費 。 醫 管 局 和 善 終 機 構 找 他 處 理 遺 體 , 這 也 是 他 的 心 願 , 但 一 下 子 要 處 理 那 麼 多 屍 體 , 就 需 要 車 馬 費 和 多 些 義 工 幫 手 , 善 長 可 捐 錢 去 ( 支 票 枱 頭 : 榕 光 社 老 人 服 務 團 ) , 或 找 榕 光 社 幹 事 暨 房 屋 評 議 會 幹 事 葉 肖 萍 , 查 詢 2861 0505 。
慈 雲 山 鳳 德 邨 的 吳 慶 茂 , 是 個 獨 居 長 者 , 在 屋 內 死 了 四 個 多 星 期 , 才 被 街 坊 發 現 , 報 警 。
屍 體 腐 爛 發 臭 , 屍 蟲 爬 滿 一 身 , 兩 隻 眼 珠 早 被 蟲 吃 掉 , 床 褥 被 屍 水 浸 壞 , 床 板 被 侵 蝕 成 一 個 人 形 。
個 個 睹 狀 , 嘔 吐 大 作 , 蔡 照 榮 除 外 。
他 鑽 進 床 下 底 , 專 心 一 意 為 死 者 找 陪 葬 品 、 靈 堂 照 。
「 回 家 後 , 我 還 能 如 常 吃 飯 , 你 話 係 咪 整 定 我 做 呢 份 工 ? 」
回 歸 夜 , 家 人 想 慶 祝 , 他 提 早 為 死 者 守 夜 , 做 完 儀 式 後 , 若 無 其 事 陪 家 人 晚 餐 。
蔡 照 榮 本 是 電 器 技 工 , 二 ○ ○ ○ 年 退 休 , 全 職 做 義 工 。 初 時 「 重 施 故 技 」 , 幫 公 公 婆 婆 維 修 電 器 。
「 有 個 婆 婆 , 日 日 拿 電 筒 煮 飯 , 只 因 為 光 管 壞 了 , 她 不 夠 高 換 新 的 。 提 早 煮 飯 , 飯 餸 會 冷 。 啟 動 電 飯 煲 保 溫 , 她 又 嫌 電 費 昂 貴 。 」
昔 日 服 務 的 長 者 , 老 死 的 老 死 , 病 死 的 病 死 。
「 拿 死 亡 證 , 排 期 火 葬 , 通 通 在 上 班 時 間 , 不 是 全 職 義 工 , 根 本 幫 不 到 忙 , 我 注 定 要 做 呢 份 工 。 」
長 者 死 了 , 做 個 宣 誓 , 即 使 沒 血 緣 關 係 , 也 可 以 幫 忙 辦 理 後 事 。
火 葬 最 平 , 也 是 蔡 照 榮 一 直 採 用 的 方 式 。
「 我 哪 裡 來 錢 土 葬 ? 」
政 府 會 將 屍 體 埋 在 沙 嶺 墳 場 , 墳 前 沒 石 碑 , 只 一 堆 數 字 , 七 年 後 起 骨 , 骨 頭 會 燒 掉 。
「 人 和 名 從 此 灰 飛 煙 滅 , 我 不 忍 , 好 歹 給 長 者 留 個 名 吧 。 」
蔡 照 榮 替 吳 慶 茂 在 《 蘋 果 日 報 》 尋 親 , 在 吳 的 床 下 底 , 找 到 零 碎 的 加 國 通 信 , 又 透 過 國 際 社 會 服 務 社 , 在 加 拿 大 的 華 人 報 紙 刊 登 啟 事 。
「 得 到 的 回 覆 是 , 家 人 不 打 算 回 來 , 但 感 謝 我 幫 忙 辦 後 事 。 」
這 類 獨 居 長 者 , 生 前 有 綜 援 , 衣 食 沒 問 題 , 所 欠 的 , 是 關 心 , 蔡 照 榮 負 責 噓 寒 問 暖 , 「 送 他 們 最 後 一 程 」 。 吳 慶 茂 事 件 , 啟 發 他 找 律 師 擬 一 張 委 託 書 , 請 長 者 在 生 時 簽 名 , 找 個 見 證 人 , 證 明 他 受 委 託 辦 後 事 , 免 卻 日 後 麻 煩 。
「 綜 援 包 了 一 萬 零 六 百 一 十 元 的 殮 葬 費 , 足 夠 到 東 華 三 院 屬 下 的 殯 儀 館 , 像 鑽 石 山 殯 儀 館 , 買 一 個 最 平 ( 三 千 六 百 元 ) 的 棺 木 , 和 一 個 殮 葬 套 餐 , 包 括 壽 衣 、 香 燭 和 祭 品 等 。 」
還 有 餘 錢 辦 死 亡 證 , 到 政 府 轄 下 墳 場 買 個 骨 灰 位 , 但 一 切 實 報 實 銷 。
「 吉 儀 , 交 通 費 , 要 自 己 解 決 。 」

殯 儀 館 的 人 , 都 認 識 蔡 照 榮 。 他 一 來 , 就 識 做 地 幫 他 設 計 一 個 廉 價 套 餐 , 絕 不 會 發 死 人 財 。
殯 儀 車 上 那 個 「 × 」 府 出 殯 花 牌 , 填 上 家 屬 姓 氏 的 位 置 , 始 終 空 着 , 因 為 死 者 根 本 沒 親 友 。
「 出 席 喪 禮 的 , 多 是 我 一 人 , 遇 上 假 期 , 或 可 多 找 幾 個 義 工 充 撐 場 面 。 」
唯 一 的 例 外 , 是 一 個 長 者 , 放 了 七 萬 元 在 床 底 , 蔡 照 榮 找 靈 堂 照 時 發 現 , 替 死 者 聯 絡 那 個 久 沒 往 來 的 女 兒 , 靈 堂 即 時 像 樣 一 點 , 有 人 「 喊 苦 喊 忽 」 , 也 有 撲 棺 場 面 。
蔡 照 榮 是 眾 人 的 兒 子 , 誰 死 了 , 他 就 替 誰 守 夜 、 開 路 , 儘 管 他 信 佛 , 不 拜 神 。
「 做 人 不 要 太 執 着 , 南 無 佬 說 , 你 不 替 死 者 開 路 , 便 燒 什 麼 他 也 收 不 到 , 那 叫 『 世 間 法 』 , 既 然 死 者 信 , 咪 照 做 囉 。 」
蔡 照 榮 有 五 個 女 兒 , 曾 經 也 很 執 着 。
「 四 女 叫 嘉 儀 ( 加 個 兒 子 ) , 五 女 叫 佩 儀 ( 配 個 兒 子 ) , 就 是 希 望 有 仔 送 終 。 」
收 屍 多 了 , 才 體 會 女 比 男 好 。
「 女 性 會 自 己 行 落 街 , 主 動 同 人 傾 偈 。 後 事 點 安 排 , 都 會 同 人 講 。 男 性 匿 喺 屋 企 , 只 能 鬱 鬱 而 終 。 」
蔡 照 榮 一 直 在 女 人 堆 中 生 活 , 他 出 生 不 久 , 父 親 就 死 了 , 由 姐 姐 和 母 親 撫 養 成 人 。
母 親 早 上 賣 衫 , 夜 了 賣 粥 , 當 小 販 持 家 。
「 兒 時 日 日 吃 不 飽 , 嗅 到 滿 屋 粥 香 , 嚷 着 要 一 碗 , 就 捱 罵 : 未 賣 就 食 , 正 一 佗 衰 家 。 」
他 說 他 和 母 親 及 姐 姐 的 關 係 , 不 算 親 密 。
「 那 時 窮 , 講 錢 多 過 講 情 。 」
在 德 貞 夜 校 唸 到 中 三 , 到 九 巴 工 程 部 當 電 器 學 徒 。 一 直 為 口 奔 馳 , 心 思 都 花 在 搵 錢 。 對 貧 苦 大 眾 , 他 感 受 最 深 。
為 何 那 群 獨 居 長 者 , 眾 叛 親 離 ?
「 生 活 磨 人 , 醜 陋 難 免 。
「 他 們 都 在 低 下 層 掙 扎 , 計 較 一 分 一 毫 , 也 許 只 能 情 感 疏 離 。
「 有 的 長 者 , 犧 牲 自 己 , 死 慳 死 抵 養 大 兄 弟 的 孩 子 , 結 果 得 不 到 姪 兒 報 恩 。 有 的 含 辛 茹 苦 養 大 兒 子 , 死 後 我 才 在 她 的 日 曆 牌 背 面 , 找 到 一 封 兒 子 寫 給 她 的 脫 離 母 子 關 係 信 … … 」
父 親 節 , 五 個 女 兒 請 他 到 坑 口 慶 祝 , 女 兒 都 以 他 為 榮 , 每 個 週 末 都 回 娘 家 陪 他 。 其 中 兩 個 做 老 師 的 , 還 把 他 做 義 工 的 經 歷 告 訴 學 生 。 別 人 望 孫 兒 成 龍 , 他 說 : 「 我 望 他 們 長 大 做 義 工 。 」
他 不 怕 屍 臭 , 只 怕 曱 甴 和 太 太 , 最 感 激 太 太 不 怕 「 大 吉 利 是 」 , 由 得 他 拿 別 人 的 遺 物 和 遺 照 回 家 。 日 日 幫 人 收 屍 , 問 他 希 望 自 己 的 喪 禮 怎 麼 搞 , 他 說 火 葬 是 了 。 蔡 照 榮說 :  「 我 信 捨 得 , 肯 捨 就 會 得 。 」


candy ^(00)^ | 16th Feb 2010 | 一般 | (18 Reads)

有時我會在想 , 也許上天要我們此時相遇是別有用意的........
 上天給與我們機會改變 .需要改變的時機或許已到來 .
 可惜人面對自己的問題  ,  有時會畏懼 ........ 情願留在原處  ,
 不一定選擇改變的機會 .
我們拒絕成長 , 結果在人生上重複再經歷同樣的事情 , 原地踏步 , 然後緣份又再擦身而過......


candy ^(00)^ | 16th Feb 2010 | 一般 | (66 Reads)
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朱婉儀Picture

candy ^(00)^ | 11th Feb 2010 | 一般 | (40 Reads)

LoveVF wrote:
平常男友在我家過夜時,一天的紀實...

am 6:30 起床,親吻早安,如果有時間就會溫存一番...
am 7:00 梳洗,先上BB霜,不能讓honey一早看到黃臉婆am 7:20 做早餐端到床邊給他,通常是現磨咖啡+不同口味吐司+水果+優格
am 7:45 幫他燙好襯衫,把早上淋浴的浴巾準備好,提醒吃維他命am 8:00 kiss goodbye,出門(我比他出門時間早)
am 8:45 發簡訊報備我到公司了am 12:00 發簡訊或MSN,通常是提醒他多吃青菜,或者注意保暖,或者寫一些上午的趣事
pm 17:50 下班前MSN問問他晚上來不來,如果來就開始想菜單
Pm 18:40 到家,準備晚餐,最近幾次的菜單分別是咖哩牛腩飯、麻油雞麵線、紅燒排骨麵...
pm 19:30 他到我家,吃晚餐,吃水果,吃完我洗碗他擦桌子
pm 20:30 一起看電視或看書,邊吃零食,然後沖一杯熱可可或熱牛奶與他分享(如果他說有點著涼或胃寒,就要馬上熬薑茶,我家中薑與紅糖是必備物品)
pm 22:00 洗澡,幫他擦身體乳液以及按摩
pm 23:00 愛愛...然後睡覺

如果是假日,白天就會出門去比較舒服的地方散步,逛逛書店
讓他請我吃小吃,然後我請他去星巴克喝咖啡
偶而去看電影或唱歌,回家前一起買買水果挑挑零食

很幸福的日子,即使以後不能做夫妻,但我很珍惜現在的時光...

 

 candy wrote:

我看到這文........只覺女人好機伶又好可怕!
女人可以用不同手段去留下男人 .
如果你是男人,你會認為這女人好嗎?
男人喜歡的話........找這樣的女人去吧!哈!


candy ^(00)^ | 1st Feb 2010 | 一般 | (55 Reads)

      朋友問我有沒有msn,我答我不懂用msn,mms,只認識sms於是大家的反應是「唔係嘛,估你唔到!?」當大家都習慣用文字去表達自己的感覺與說話時,慢慢地好像不想再用口說話了。我沒有耐性打字,以電話發短訊,甚至用facebook同e-mail,我的用字總是有限。還是喜歡用口說出自己的感受,與你吃個飯見個面,電話直接對話不是更好嗎?所以我喜歡與朋友飯聚。想到「我愛你」,我會打個電話同你講,想到「想聽下你把聲」,「想見下你」我又會打比你,可以不需要原因或藉口,只因突然而來的感受想抒發下而己。


Next